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村教师的博客

隐居于村野,遨游于网络,看时事变化,品百味人生,过清贫生活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银江祭姨母  

2017-03-19 17:32:38|  分类: 生活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银江祭姨母

2017313

晨起,正食早餐,电话忽至,姨母病重,回乡接母,正行路上,已驾鹤西去,示及见最后一面,母亲唯一亲人如今也不在,不禁泪如雨下。忆年少时,常去长坝,昔日恩情,难以忘怀。

魂归故里残身走,撒手人寰背影存。

昔日恩情难以忘,灵前泪洒祭亲人。

 

姨母本姓吴,是母亲唯一的同母异父姊妹,年长母亲10多岁。年少时,不懂姨母和母不同姓却又是姊妹,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才逐渐明白其中的道理。

姨母家住长坝,离外公家甚不远,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的山路,常随外公去她家住上三五几天,有时是十天半月,白天和我年长几岁的三表兄去放牛,晚上则跟随着他们一起到邻近有电视的人家去看十四吋的黑白电视,在少不更事的岁月里,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忘时光。

去姨母家的次数也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得越来越少,那条长期过往的小道也很少光顾,变得越来越陌生。为了生计,大表兄搬到了尚嵇做生意,二表兄在上寨开了个小店养家糊口,表兄弟三人只有三表兄和姨父姨母长期住在一起。

后来,姨父、外公相继去世,特别是三表兄的异外身亡,伤心欲绝的姨母离开她生活了几十年的长坝,随大表兄长期居住于尚嵇,偶尔回上寨二表兄家。

最后一次光顾姨母家那座古宅,是我上班后的第一个春节,应该是在2002年,那时三表兄尚在,两老表举杯畅饮,平生不爱喝酒的我也喝了不少酒,没想到那一次竟是永别。从此以后,就再也没有光顾过那个充满童年回忆的小院,偶尔路过,也只是站在路边,抬关凝望那座早已人去楼空,摇摇欲坠的小院落,心里是满满的回忆。

常去尚嵇,也偶尔会去大表兄家坐坐,看望年迈的姨母,我知道,她活在世上的日子已经不多了,看一眼,就少一眼。常去银江,也常在二表兄家看到姨母,每次离开,都是恋恋不舍。

记忆中,姨母还是在我们年少的时候常去我家,当我们成年后,姨母也步入暮年,年老体衰,就很少再去我家了。

去年,在我和母亲的再三要求下,姨母终于随两表兄看望生命中的父亲时到我家住了近一个星期,这是这些年来,姨母和母亲呆在一起最长的时间。

去年腊月,很少生病的姨母也因生病住进了医院,当我们当知后,已经出了院,回到了尚嵇。年前,载着母亲和三弟同到尚嵇看望病中的姨母,弟兄三人中,三弟在姨母家呆的时间最长,姨母对他也是最疼爱,那一天,他却悄悄有溜了,被我狠狠的训了一台,由此还此发了弟兄间的不愉快。

春节期间,因父亲常病,母亲难以抽身,终于在大年过后,我上班之前抽出时间,到长坝看望她,虽身有恙但精神还算好,思路清楚,和常人没多大异样。就在那一天,我为她们拍下今生唯一的一张合影,照片上的姨母笑容满面,是那样的慈祥,没想到,才不到一个月,姨母就永远离开了我们。

311日凌晨6点过钟,大表兄打来电话,告之姨母病重,我下班后急忙回乡接父母同去银江上寨二表兄家中,看到了病中的姨母,由于腹腔积水,整个人身体都变了形,但思维还算清晰。晚上从尚嵇接来医生抽积水,但由于积水时间长,无法抽出,见暂时没有生命危险,晚上带着孩子父亲回家,母亲留在了二表兄家。312日,病情略有好转,早晨吃了稀饭,并和母亲唠起了家常,见无大碍,母亲也回了家。

今天,也说是314日早晨七点过钟,大表兄打来电话,说姨母病情严重,已经失语,估计是过不了今天了,叫我速去接母亲见最后一面。调整好课程,上完第一节课后,急忙回乡接母亲,还未到家,大表兄又打来电话说姨母已经走了,顿时心里像吊了魂似的,没想到前日竟是永别。当母亲得知消息后,竟然没有说一句话,像掉了魂似的久久站立着,我知道母亲心里是多么的悲伤,这是她最亲近的人,如今也离她而去,虽然她知道这一天迟早是要到来的,但还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。

同母异父的姐妹,相伴半个多世纪,却未能见上最后一面,这不能不说是母亲的遗憾。

每次回乡接母亲,母亲都要很久才整理好出门,每次都要等上大半天,而今天却没让我多等,当我到达家里时,母亲早已作好准备,我一到家,就随我上车,向银江上寨飞奔而去,经新民,岩门,六坪到达银江上寨。当我们到达时,遗体已经停在堂屋之中,附近的人家有不少人已经前来帮忙,表兄们正在准备一些后事,见我们前来,向我们行跪拜之礼。我走到姨母灵前,跪下默哀,表姐亲自为我披上孝帕。音容笑貌犹在眼前,但厮人已去,所有的一切都成为过往,那些年少时的往事又浮现眼前。经历过许多的生离死别,感受过太多的人情冷暖,也明白了生死循回的道理,人来自大自然,最终也要回归大自然,姨母已八旬有余,一生中经历过很多苦难,晚年生活还算幸福,没有过多的饱受病痛的折磨,魂归故里,善终于两表兄之前,我并没有悲伤,反而有一种轻松之感,有姨母这样的离开人世而感到欣慰。

由于要急着回校上班,告别表兄表姐,告别母亲,我踏上了回家的旅途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