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村教师的博客

隐居于村野,遨游于网络,看时事变化,品百味人生,过平淡生活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偷得半闲日,徒步享清闲  

2017-11-17 13:47:29|  分类: 个人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偷得半闲日,徒步享清闲

2017113

时光飞逝,不经意又已经是深秋时节,太阳升起的时间越来越晚,上完早课,太阳才从学校背后的山头上偷偷探出头来,霞光映射校园,给约带寒意的清晨带来丝丝暖意。

虽是朗朗晴空,而远处的深山之间慢慢腾起的薄薄的雾却将小镇染上了一层朦胧,欲穷千里远,更上一层楼,我登上楼顶,环视四周,蓝天白云,青山绿树,小镇一片宁静与和谐。

宋家岩上的信号塔,高龙门的红墙绿瓦在朦朦的雾色中约隐约现。

楼顶干净整洁,霞光斜照着红墙,群山环绕着校园,显得是那样的美丽。

办公室里,同事们正聚精会神地备着课,批改着作业,迎接着新一天工作的到来。

上上周的体检结果出来了,伴随了多年的脂肪肝消失不见了,这是一年多来常和同事们徒步野外带来的意外惊喜。又是很多天没有早晨徒步了,决定利用这难得的好天气,出门走走,看看迷人的秋色,感受秋的魅力。

说走就走,走出办公室,下了教学楼,见学校在阳光的照射下是那样的清新,忍不住按下了相机的快门,一幅幅美丽的画面之定格在了相机的镜头里。

这些新建校园时就立下的石刻,静静地屹立在校园的林荫道旁、绿树丛中,沉淀着浓重的校园文化,经历着岁月的风霜雪雨,见证着学校发展的点点滴滴。

校园大道两旁的香樟树,和新校园一同成长,一年四季枝繁叶茂,夏可避烈日,冬可挡寒风,成为校园里一道美丽的风景线。

校门口橱窗下的花儿开得正艳,给秋天的校园抹上了花的色彩。

门卫室里,两位同事正津津有味地吃着早餐,当我邀请他们一同出去散散步时,他们欣然同意。

这位老师和我一样也曾被脂肪肝所困,也因常常徒步而让它消失不见了,是常常一起徒步的“驴友”,当我们正准备出发时,办公室的老陈又加入到了我们的队伍之中,一行四人,走出校门,向岩门方向徒步而去。

正是红薯成熟的季节,勤劳的劳动人民比我们还早,当众多的上班族准备开始新一天的工作时,他们挖出的红薯已经堆成了满满的一地。

刚出门不久,深秋的浓雾袭来,让天地成为一色,太阳也开始变得昏暗。

雾越来越浓,视野不越过20米,好在乡村路不常有车经过,走起来也较为安全。

我们一行四人,有说有笑,漫步乡村大道,穿越在浓浓雾色之中,尽情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心情享受着美好的时光。

路旁的红籽已然成熟,红色颗粒挂满枝头,晶莹剔透,让人垂涎欲滴。那可是小时候至爱野果子之一,那时候生活条件差,一年四季那有什么果子可食,馋嘴的我们常常为解馋而去摘许多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野果子来品尝,像红籽即是山野里最常的野果之一,味道甘甜而略带涩,特别是在寒霜过后,甜味更浓。

我们所选择的路线是过岩门,经大林头到渣坡,再经老鸦坪到河沟,岩门,然后再回到学校。

从岩门到渣坡的通组公路早已经完工,昔日雨天一脚泥,晴天一身灰的泥土小道,如今道通路畅,路旁的民居正安详地矗立浓雾中,约隐约现,偶尔传来的几声鸡鸣狗叫,正诉说着山村的安静与祥和。

当地人常常有这样的言子,比如老猫(老太太的意思)砍刺——渣坡,渣坡以黎姓为主,因一家门宗的姐姐出嫁在此,小时候常来此拜年,对于这一条路的印象很深,长大后,早已不再习惯走亲戚,拜年等陈年礼俗早已不在提起。在新民上班的十多年时间里,只来过此地两次,一次是前几年的两基文化户口清查,第二次是在今年上春和同事们徒步路过,今天算是第三次了。

昔日低矮的木质民房逐渐被高大的钢筋混凝土楼房所代替,而那些木房虽然有些陈旧,且有的已经是摇摇欲坠,但依稀能看到往日的容颜。岁月沧桑早风光不再,所有的一切,也只留存于老一辈人的记忆之中。

在渣坡与唐家寨之间的渣坪水库,工人们正趁着茫茫雾色,勤劳辛苦地工作着。

近年来,国家大力发展水利工程,处处堰塘皆翻修,既能在讯期防洪,又能确保枯水期的人畜饮水和农业灌溉用水,这是一项贴近民生的利民工程,让人民生活让奔向小康又有了新的保障。

离开正在修建的水库中,便来到一个叫四轮碑地方,一座四轮碑静静地屹在路旁,墓主人为清康熙年间清水陈家湾人,叫陈守祖,碑上刻着“皇清待赠”字样,由此说明墓主人生前有一定的政治地位,据说,此碑在文革年间被毁,1982年按照原来的式样重立。

曾听同事说过,这一带有播州杨氏土司坟墓,但一直未能与之前往,也不知墓在何处,墓为何样,只有等待有机会时再去查看吧。

在离四轮碑不远处的路下面,有一前一后两座年代不长的坟墓,坟墓周围用石头、水泥重新整修过,在新修的公路旁,有一看似水池又不是水池,看似路又不是路,呈三角状的奇怪的石坎,和墓地周围的水泥石坎连成一体,我们一行四人,根本就看不出这个奇怪的构造究竟有何用。

水泥公路在一户农家门前嘎然而止,便进入到一条正在修建的泥土公路上,老家在老鸦坪,一路同行的老陈告诉我们,我们现在已进入尚镇境内,这里便是尚嵇新民的交界处,你们看,那里属新民,这里属尚嵇,新民境内的公路早已经修好了,而尚嵇境内的还没有修完。

我们一下子就越了界了,像这路在地域管辖上有不同归属的地方,基础实施建设不同步也是常有的事,有时候在想,不都是为了共同致富奔小康吗,也不都是兄弟镇乡吗,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统一坑规划,减少人力财力物力,减少重复建设,可乐而不为呢?

越过堆在路上的泥土沙石,一阵豪爽的声音在老远就响起来,原来是岩门村干部老周在向我们一行打招呼,老周人虽矮小,但较为精练,为人也较为豪爽,在岩门小学上班时常有交集,十多年了,也算是老交道了。

“向老师,那天请你把我们升国旗的相片制作碟子。”我有些诧异,一旁的老陈急忙解释说,“他那天没去,是另一个老师去的。”

“哦!”老周像似有些醒悟过来,急忙说:“那我把相片,资料整理好交给你,请你帮我们制作一下放在网上。”

技虽不精,但还是有“名”,在乡村们眼里,我还算得上是一个电脑方面的“专家”,其实呢,专不专家,也只有自己的知道。这些年来,也曾帮助过不少人做过这样或是那样力所能及的事,举手之劳成人之美,何乐而不为呢?我爽快的适应着,“不用请,招呼一声就行。”

其实人就这样,在你眼中是举手之劳的事,在别人看来可能是高深莫测的技术,助人为乐,何言感谢呢。

走出泥土路,便进入六坪到尚嵇的水泥公路上,这一条路,是我再也熟悉不过的了。小时候常在银江生活,常随外公赶尚嵇场,这条路是必经之道。那时候出门都是步行,一路上会是赶集的人们,有挑着担的,有背着筐的,有提着袋的,也有两手空空的,一路络绎不绝。

因这一带水源不多,常常有当地人在路边卖水,那时候卖的可不是什么矿泉水,只是从水井里挑出来,加点糖精进去的糖精水,五分钱一杯,喝的人还很多。

想想现在,都是喝矿泉水,谁还会再去喝那糖精水?

路旁成片的绿色蔬菜吸引着我们的眼球,有人说是莲花白,也有人说是花菜,走进一看,仔细斟酌,原来真是花菜。

正在土地劳作的一妇女告诉我们,这是南白一个老板种植的,我们原认为只有几块,没想到一路上都是,除了花菜之处,还有白菜等等,估计有好几十亩。

正在土地劳作的一妇女告诉我们,这是南白一个老板种植的,我们原以为只有几块地,没想到一路上都是,除了花菜之处,还有白菜等等,估计有好几十亩。

地里的蔬菜长势正好,绿绿的一片,不断吸引着我们的眼球,我们的话题也在绿色蔬菜上讨论不休。

十月里来小阳春,梨树花开宜喜人,虽正值农历九月,但近日来宛如春日的阳光也让路旁的梨树花开了,虽无春日开得那样灿烂,但吐出来的朵朵白花在浓雾的缠绕中也显得是那样的美丽,让我误认为又到了春天了。

一路上,老陈不断问我们树的品种,虽从小生活在农村,但却是树盲,小时候记得的树名也不断随着时光的流逝而逐渐遗忘,在大家的不断争论下,那些曾经熟悉的树名又人记忆中回归。

阳光昏暗,雾色正浓,阡陌纵横的小村庄,除了偶尔闻到的鸡犬之外,留下的只是一片朦胧。

山间里,绿树葱葱,那些不知名的红叶树,正点缀着秋的烂漫。

早已收割的农田,野草好似寒冬的即将到来,正慢慢吐出嫩芽,将大地铺上了一层细细的绿色。

花开正艳的野花,正用她的色彩,点缀着浪漫的秋色。

不知谁家的刀豆,结出颗粒饱满的豆子,在湿润的空气中泛着银光。

只有这泛着黄叶,已经成熟的大豆,才让你感觉到这秋天存在。大豆,在我们这里叫黄豆,是以前家家户户都要种植的豆类农作物,在收获的季节里,谁家有客人来了,都会将黄豆磨成豆腐招待客人。

以前,生活在农村的人们,要送点礼物,大豆和糯米是首选,可以相像大豆在农民心里的地位。

不经意间,我们的脚步已经过了河沟欲到岩门,浓雾也渐渐退去,远处的山峰已朦胧可见,轻轻的湖水泛着清波,湖中倒映着两岸的山色,将河沟水库装扮得是那样的漂亮。

湖岸的山头上,一栋碧瓦白墙,光彩照人的建筑物在眼前呈现。那是我曾经工作和生活了一年的地方,如今,十五个年头过去了,早已不再是当初的旧模样。

200110月,毕业后数月的外乡漂泊,我回到了家乡,在新民谋得一教师职位,时值义教工程在西部地区陆续展开,所在的学校旧的教学基础实施已经不能满足师生的正常学习的生活,新的教学楼正在修建,学校将初一级学生分流到岩门,借用岩门小学校舍开展初一级的教育教学工作,初来乍到,初学校分到岩门,直到2002年秋新的教学楼投入使用入离开,在这里度过了一年的时光。

往事总是难忘,半路出家当老师,这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职业,一切从零开始,慢慢转变角色,最终逐渐适应了教师职业。

不曾忘在岩门一年的时光,十个老师四个班,一个星期十多节课,工资一月两佰块,上班在钢筋混凝土楼房,住宿在低矮泥土墙,虽然投条件艰苦,但也得开心,在岩门生活的一年,是教育生涯中最为难忘的时光之一,诸多练细节,在以后的文章里将有详细描述,在此略过。

201612月,佛源伏羲家校的师生们重走长征路,从革命圣地井冈山千里徒步到达新民,在岩门建立游学基地,进村入乡,寻陈访旧,于20173月离开新民去云南丽江,在新民度过了三个月的时间,为新民的文化发展抹上了浓重的一笔。

白色的墙,红色的宣传标语,,飘扬的五星红旗,绿水清清的稻田,将这里的一切装扮得如此美丽,宛如世外桃源。我怎么也想不到,十多年的时间竟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那昔日低矮的泥土房早已不在,乱石堆砌的围早已换了新装。

这是新农村建设的一个缩影,像这样发生了天翻地覆之变化的小村庄在小镇新民比比皆是,所有的一切,都得益于好的政策,盛世太平,共享改革开放成果,共同致富奔小康,是时代赋于的使命。

稻田鱼, 稻田鸭,幸福之花开农家。

在新一轮的新农村建设中,抢抓机遇,发展特色产业,切实有效增加农民收入,岩门泽头的绿色生态大米现已买到十元一斤。

浓雾散去,阳光普照,蓝天白云重现,踏着轻快步伐,我们又回到了学校,开始准备新一天的教学工作。

以悠闲的心态对待生活,以饱满的热情对待生活,生活中有得有失,物质上的失必有精神上的得。

以平常的心态对待生活,在走走停停的人生旅途中,以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去发现生活中的美,以一颗真诚的心去接纳工作中的苦与累,在繁忙的工作偷得丝许闲暇,远离尘喧,走进自然,收获一分人生的惬意,何乐而不为呢?

人生处处有花开,心到无求若小孩。

烦恼忧愁皆会去,闲情雅致自然来。

 

谨以此诗免励自己,同时也送给那些成天为不切实际的“梦想”而“努力奋斗”的人。

公元2017113日小记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