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村教师的博客

隐居于村野,遨游于网络,看时事变化,品百味人生,过清贫生活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6年清明银江行  

2016-04-08 20:16:13|  分类: 生活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为给已经离开我们20多年的外公上坟挂清,在2016年的清明前夕,我再一次来到了银江。

新修的水泥路被昨日的暴雨冲刷得一尘不染,路两旁的油菜花已经开始凋谢,山上的各种树木已经长出嫩树细叶,绿绿的,到处一片春天的气息。通村公路弯多路窄,我无暇顾及一路的风景,打开车窗,贪婪地呼吸着这漫过山间、涌入车窗帘的清新空气。

正当清明时节,山间偶尔传来几声鞭炮声,但远远没有除夕之夜的激烈,只是零星的在山野之间响起。那些镶嵌在林间地头、房前屋后的坟头上有了各色各样的纸带,那些纸带随着轻风飘来飘去,寄托着生者对逝者的哀思。

驾车轻驰乡村路、清风徐来菜花黄。还没有来得及听完动听的车载音乐,我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之一——罗家堰。罗家堰是我外公年轻时候生活的地方,也是我外婆过世后的栖息之地。我在路口停下车,刚下车、不知何时搬来此居住的老乡姜定贵迎面走来、由于是熟人,免不了的相互寒暄。2015年年暑期的那篇《2015年暑期银江行》引起了不少银江人的共鸣,我每一次的到来,都会受到他们的欢迎。

银江,是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,那里的山山水水已经深深刻在了我的脑海之中了,是我的第二故乡,每次到银江,都有不同的感受,都有着不同的收获。这一次,因为那篇银江行,他又向我说起了当年红军长征抢渡乌江,经过银江的故事。早就听说有三位红军长眠于此,但历次路过,都来去匆匆,没时间去探寻长眠于此的红军的故事。在他的带领之下,我终于第一次找到了红军的长眠之地、就在路旁的树林之中,长眠着一位年轻的红军战士,在这座红军坟的对面,埋葬着一位年长一点的红军战士,据他所掌握的资料,这位红军战士身上带有钢笔、揣有怀表,身穿军呢子军大衣、推断至少是一名红军干部。

为了更确切地了解当时的情况,我们来到了当年红军召开会议的沈家大院,找到了尚在人世、当年曾参与埋葬红军、现已80多岁高龄的沈银贵老人。老人虽已80多岁,但精神矍铄,思路清晰。老人告诉我,当年红军渡乌江、过银江时他只有几岁、红军在他家驻扎了一个晚上并在此召开了会议。红军大部队走后,又来了三位由于受伤而掉队的红军,由于伤势较重,三位红军牺牲在此、他参与了红军的埋葬,据老人说,他那时还小,就只有几岁,说是参与,其实就是觉得好玩,帮大人搬点石头。后来,老人的母亲告诉他,那位身揣怀表、配戴钢笔、身穿呢子军大衣的红军战士是一位连长,姓黄,具体名子不知,这位红军连长在牺牲前告诉沈银贵老人的母亲,如果他死了,就挖个坑,找点泥土把他埋了。就在沈家大院的附近,至今有三位红军长眠于此。

红军走时留在沈家大院香火上的军号,被沈银贵老人的幺娘拿给她的外孙张安生玩耍,被张安生以2元的价格卖给了当朝叶美福的儿子,近几年,被当地人清理出来,保存在当朝陈登伟之处。

红军在罗家庙还留下了一个碗,据姜定贵说,当年肖祥发祖辈在罗家庙当主持,红军留下一个碗以作纪念,并留下一张写着“朱毛从此过”的字条,并要求好好保存。至今这个当年红军留下的碗还保存在肖祥发家里,而那张字条已经早就遗失了。

那支当年红军赠送的手电筒,至今就保存在姜定贵家。

我问过老人,为什么解放后没有把这些事实告诉政府呢,老人告诉我,当时人们怕啊,又因他家是富农,怕说不清楚,特别是1968年金发科杀害红军的事件案发后,更没人敢说了。改革开放后,虽然政策上有了变化,但无人再来寻访这些事,所以好多具体情节都不得而知了。

告别老人,给外婆的坟挂好清后,我重返路口,矗立于路口的红军路碑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更换。我站在碑记前,遥望对岸的江山,仿佛听到了那首“江山桃子台,两边大石岩,心想吃颗米,等到幺儿媳妇坐月来” 古老的民谣、眼前仿佛又显现出81年前,红军从脚下渡过乌江的场景。

    一声“老师,请坐”把我的思绪拉回了现实,我刚坐下,一杯浓浓的热茶送到了我手里,此时姜定贵拿着一个用红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出来,他小心意意地打开红布,生怕弄坏似的,原来里面是一只破旧的手电筒。手电筒的外壳是铜铸的,已经开始泛铜绿了,外观上和我们小时候用过的手电筒极为相似,但又有不同之处。姜定贵告诉我,这支手电筒就是当年他伯伯因送红军过路,红军赠送留着纪念的物品,后来就转到了他手里保存着。

 四十多岁的姜定贵,土生土长的银江人,看起来比较精明,现在经营着一家乡村小店,还懂得一点医术,时不时给乡亲们看看病,日子过得还算惬意。从小生活在银江,他告诉我,小时候曾经读过这样的句子:“乌江河水绿幽幽,红军从我家门前过”,他曾经天地的问过他的爷爷:“爷爷,红军真的从我家门前经过吗?”,他爷爷告诉他,红军的确从他家门前经过,后来他爷爷就经常给他讲红军过银江的故事。

有了儿时的这些记忆,这些年来,他利用空闲时间,四处寻访,向知情人士打听,也弄清了一些红军过银江的史实,红军当年遗留在银江的物品也有了下落。2013年,在他的带动之下,银江各地群众自发为长眠于此的红军战士立了墓碑。后来,他又联系到了遵义报社、直播遵义的记者就红军长征过银江的事实进行了采访。

为什么要做这些别人眼中看起来挺傻的事呢?在和他的交谈中我或许找到了丝许的答案,他告诉我,红军长征已经过去了整整81年了,当年的知情人都一个个的离开了人世,如果再不整理,恐怕后人再也不会知道当年红军曾经从这里走过,我们要让后代知道,如果没有红军当年的牺牲,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。

在一同离开罗家堰前往土槽的路上,姜定贵告诉我,大塘口码头也纳入息烽县的规划,地处一脚踏三县古老的银江,将会迎来它新的发展机遇。红军长征过银江这一史实,将会增添银江,乃至整个新民的红色文化底蕴,与茶山关,乌江渡抱团组建遵义县的红色文化旅游线路,必将有一番新的天地。

从他身上,我看到当代农民自强不息,敢做敢拼、勇往直前的新时代精神。我相信,在新一代银江人的共同努力之下,用他们的辛勤和汗水改变着家乡的面貌,古老的银江,将会以新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。

  注:本文纯属个人娱乐,所记史实如有不符,请联系本人更改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