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村教师的博客

隐居于村野,遨游于网络,看时事变化,品百味人生,过平淡生活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石笋沟游记  

2016-04-27 10:06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
    在遵义县南部,有一条河流穿越尚嵇,新民,三合三镇,从清水河水库出来,时而平缓存,时而湍急,穿山过岭,一路欢歌向西而去,在两河口汇入贵州第一大河—乌江河。在两河口逆流而上,过石山水库,穿过几百米峡谷就是新民镇与三合镇交界处的石笋沟。石笋沟因山间有形如竹笋的巨石而得名

对于石笋沟的记忆,初始于儿时懵懂的年代,至今还记得儿时的那首打油诗:“电灯亮,好算帐,电灯熄,撞到段廷国,段廷国的手艺好,金泡银子打得亮堂堂”。在那个热情高涨的年代,全马坪公社人民用自己的辛勤和汗水,历时多年,修建了当时县内较早的水力发电站——石笋沟,并于1978年发电,比著名的乌江渡水电站还要早两年。石笋沟的修改解决了当时整个尚嵇区及团溪区部分地区的照明。由于石沟电站只是利用天然落差拦水发电,并未建大坝,供电一直就不稳,物别在七八月份枯水季节,停电是时常的事。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用电器的增加,发电设备的老化,供电越来不稳定,石笋沟电站的供电范围不断减少,供电时断时续,每当停电时,儿时的我们就在黑暗中念叨着那首不知出于何人之口的童谣。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,遇到用电高峰季节,特别在七八月份,只能分片分时供应三相用电。20世纪初,遵义县供电责任公司对石笋沟电站进行了整合,新修了沟渠,在原址重新修建了厂房,并淘汰了原有的机组,安装了新机组,并网发电,彻底解决了马坪片区的用电不稳定的问题。经过多年的改造,现如今全新民镇农网改造基本结束,人民群众用上了安全,稳定的国家电网。

如今,当你走进新民镇原马坪乡范围,提到石笋沟,你或许会听到这样的声音:整个电站是我们马坪公社的人民群众靠肩挑背扛,流血流汗修起来的。听父辈说,为了修电站,每家每户都要出劳动力,天不见亮就出发,出发时还要带上午饭,整天奋战在工地上,那时人心齐,干劲足,在没有大型机械化设备的年代,石笋沟电站就在人民群众的肩挑背扛中修建了出来,结束了没电的历史。

还记得上小学三年级时,学校曾经组织过一次春游,目的地就是石笋沟,早已忘记了是怎么从学校走到石笋沟,又是怎么从石笋沟走回去的,只记得翻过座座高山,看到了那深不见底的峡谷和高耸入云的悬崖。一座老式的小青瓦房建在半山之中,小青瓦房下面是一条建于悬崖之上,直通电站的公路,公路右侧是深不见底的峡谷,对面是高耸入云的悬崖,公路的尽头就是石笋沟电站,水轮在急的水流声中飞快转动,输出的电,穿过群山峻岭,走进千家万户,送走了黑暗,带来了光明。

参加工作后,曾几次来过这里,亦或是野炊,亦或是来带学生来郊游。如今多年过去了,什么都在变,唯独那座小小的青瓦房没有变,静静的矗立在那里,是否在诉说着石笋沟的历史。

在一个天高云淡的假期,我再次从新民出发去石笋沟,去寻找我记忆中的石笋沟,几公里的车程便到一个叫黄泥井的小地方,向左分路,进入一段崎岖不平,陡峭的乡村公路,公路蜿蜒曲直,老远就能看到半山之腰那座象征着石笋沟电站的小青瓦房,正值多久未下雨,摩托车行驶在乡间的公路上,两旁边久旱的玉米开始发黄,凹凸不平的泥石路,松动的石子,让我无心顾及两旁边的风景,小心意意地驶出那条充满危险与挑战的泥石路,在泥石路的尽头,道路分路,平行过去是那具有象征性的小青瓦房,往下便是通往电站的水泥硬化路。水泥路是建在悬崖之中,右边是深不见底的石笋沟峡谷,岔路口下面是一条很深的沟渠,就是通过这条沟渠,将鱼塘河的水引入到电站的上方,利用巨大的天然落差,产生的水力势能,冲转水轮,带动发电机转动,产生电能。曾经几次徒步走过这条沟渠,每一次都小心意意,生怕稍有不慎就掉进去。我行在这通往谷底的公路上,内心胆颤,生怕掉进这深谷之中。突然之间,一座像似通往云颠的阶梯映入我的眼帘,在阶梯的旁边,有一根直通谷底的巨型铁管,就是通过这根铁管,将水引到电站进行发电。如在平时,老远就能听见巨大的轰鸣声,而在今日,听到的只是潺潺的流水声,曾多次来过这里,这却是每一次感受到了这里的幽静,第一次真正倾听到了这原本属于石笋最自然,最原始的声响。越过这里,原本平坦的公路开始变陡,我不由得放慢了前进的速度,小心意意的往下驶去,转过拐,路变得更加陡悄,将要到达谷底之时,我将车停放在一避荫之处,徙步前进。在目光的尽头,是一条狭窄的河谷,两岸郁郁葱葱,河面平静如镜,河水清澈,这里就是当地人所说的鬼塘。为何叫鬼塘,据说以前这两岸的树林成林,完全遮挡了整条河流,终年不见阳光,石山水库修建好,从这里到石山将近一公里的峡谷形成一个谷中湖泊,从两岸高山上看下去,根本就看不出这是一个湖泊,茂密的树林将两岸连成一体。一直以来,无人通过。湖内鱼类成群,有的鱼大到上百斤。后来,为方便到石山大坝管理水泵站,人们逐渐将两岸的树木砍掉,形成了一条通往石山大坝的便捷之道。在峡谷的入口之外,曾有一条用木头搭建的简晚木桥,现如今也知道被洪水冲到何处,原本一块平坦的地面,也被冲成一条深深的沟豁,我小心意意地越过河流,今天的河水特别的小,很轻易的就走过去了,我回过头去看,原来今天并没有发电,所以水流很小,在入口处的岸边,有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正在那里垂钓,我本想和他打声招呼,又怕吓跑或许正要上钩我鱼儿。我站在这峡谷的入口处,静听着这潺潺的流水声,轻风徐来,偶尔泛起片片涟漪。在悬崖之下,河流的岸边,静静地停放着一艘小船,我多想驾驶这艘小船,穿越这充满神奇的峡谷平湖,去感受这鬼塘的神秘。

我环顾四周,朝来时的方向望,左边是绝壁千仞,直上云天,峡谷中的电站厂房若隐若现,正当我陶醉于这美丽的景色时,又迎来一行前来游览的游客,经交流得知,他们是新民本地人,家住岩门,现居住于遵义,因慕名而来石笋沟。同为新民人,我们一起谈到了新民旅游资源的开发,希望让美丽的新民早日走出去,吸引四方游客,共赏新民大好河山。

送别他们一行后,我来到电站厂房后面的峡谷之中,这道漫长的峡谷,在2014年的三月,我曾经和同事们一起走过,那是一个晴朗的周末,和同事们相约来这里搞野炊,有幸第一次穿越这道峡谷。峡谷因电站白拦河筑坝蓄水而没有水流通过,只有在丰水期才有水从峡谷中流过。

在峡谷的入口处,有一个小石潭,石潭终年积水,潭水清澈见底,越过小石潭,爬过潭旁的石头,一条纵深的峡谷就显现在眼前,峡谷之中,全是干涸的石头,右边的悬崖之上,一股清泉如天女散花般从天而降,“瀑布”,我脱口而出,上次来没有见到瀑布,这次终于可以如愿了。这样的场景即使你来过这里10次,并不一定都能碰上的,只有石笋沟电站检修机组停止发电,并且上游水源充足时才能观看到如此壮观的瀑布。我走进瀑布下面,任凭飘落下来的水花拍打在我的身上,尽情享受这美好的时刻。不知道从何时开始,瀑布的水流量越来越大,刚才还是干涸的峡谷开始有水流动,我意识到,是上面开闸放水了,亦或是细江水开闸了,只有这两种情况,才会有如此的境观。我仰望着这从天而降的瀑布久久不愿意离去,当我回头走时,我还不停的回过头来,尽情去享受这难得的美景。正值七月的午后,阳光是异常的热烈,同行的人受不了这炽热的天气,一直催着回家,我只好随他们的愿,离开这里,往回家的方向走去。

以前来此,都是坐别人的车来,无法掌控自己的时间,我喜欢的是走走停停,边走边看路过的风景,有些风景,可能一次错过,终身不再相遇。我一直以为,石笋沟就只有一根石笋,其实有两根石笋,一根就在通往石笋沟公路的下面,非常显眼,也是很多人到石笋沟拍照的对象,传说这根石笋原本比较高,某年某月某日,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被雷电拦腰辟断,只留下了半截。而另一根石笋却鲜为人知,离这根比显眼的石笋约几百米,长在悬崖下面,从这个方向看去,和悬崖连成一体,只有走近了才能看出来,那根石笋,原比这根高,我曾经两次在它的上方看过,但由于太陡,只是稍微瞟了几眼,根本就无法清它的真面目。我在拐弯之处停下车来,放目远眺,整个石笋沟峡谷尽收眼底,高山,峡谷,流水,形成了这独的自然景观。

在这个假期,我走过了很多地方,看过了很多的山山水,不同的地方,有不同的感受,其实一个方,除了自然景观之外,还要有沉淀起来的历史文化因素。来到石笋沟,除了惊叹于这独特的自然美色之外,还为父辈们为改变生活环境所创造出来的历史奇迹,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,在这深山峡谷之中修建这样一座水电站,人类改造自然的力量是何等的伟大。这种力量来自于人类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来自于对未来的憧憬。
    如今,为修建石笋沟电站而付出辛勤汗水的父辈逐渐老去,有的已经离开了人世,但他们留下的这笔宝贵的定精神财富将永远被世人记住。

 (2016年4月26日修改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