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村教师的博客

隐居于村野,遨游于网络,看时事变化,品百味人生,过清贫生活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又见家乡的龙灯  

2013-02-21 01:20:42|  分类: 生活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 由于各种原因,已多年未观赏到家乡的龙灯了,而今年春节,有幸福再次观赏到了家乡的龙灯。家乡的龙灯,也不知道流传了多少年,据年长的人说,除了在80年代停了几年之外,即使是在文革时期也没有停过,一年又一年,不知道传了多少年。记得小时候,春节期间最难忘的就是舞龙灯,每年春节都在舞龙灯,最早是在正月初九开始,最迟不超过正月十二。
          每到腊月,当年的会首(通常一班是8个人,轮流当会首),就聚集在一起,共同商议来年的龙灯事宜,有多少户人家,一家应收多少钱,然后挨家挨户的去收钱,钱收集后,然后去购置石蜡、火纸等材料,龙灯有时候去街上购置,多数时候是家乡懂行的人自己扎龙灯,儿时,每到春节,都要去看扎龙灯,有时候还帮着扎龙灯的师傅做一些小事情,那时候什么也不懂,反正就是觉得好玩。会首们把火纸分发到每家每户,每一个户头要打至少30支草鞋烛,记得那个时候,过完初一就开始在家里打草鞋烛,找来干燥的竹子,用锯子锯成一截一截的,然后削成几厘米宽的竹片,再一分为二,用刀把火纸截成约3厘米宽的纸条,再用高粱杆圈也圆形的纸筒,再把纸筒压扁,然后再一圈一圈的绕在竹片上。遇上纸的质量好的话,很快就得一支,有时候遇到纸的质量差,中途老断,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完成任务。初四五的,会首们开始挨家挨户的收集草鞋烛,然后集中某家浇烛,所谓浇烛,其实就是将石蜡放在铁锅里熔化后,在打好的草鞋烛上涂上一层石蜡,由于比较危险,通常不会让小孩子去看的。
        到了舞龙灯那天下午,全寨的男女老少人都聚集在一起, 有时是扎龙灯的师傅家,有时候是在上一年摘了宝,生了儿子的人家里集中,传说摘了宝的人家,要生儿子,所以有的人家,为了生儿子,在龙灯舞到他家时,一定要摘个宝,来年生了儿子的,通常取的名字里有一个龙子,在家乡,带龙字的名字很多,比如龙宝,龙生,龙强,龙尾的,一听就知道是搞了宝生的。摘宝生的儿子,还要拜其中的一位会首为干爹,来年还要请上一年和当年的会首在家里吃饭,或者是给龙灯穿龙衣布,有的干脆出钱购置龙灯或是请师傅扎龙灯以了yuanxin。会首们把锣鼓动拿出来,分发给各位,龙灯的锣鼓没有固定的旋律,人人都会打,只要打响就行,会首们背上草鞋烛,然后请先生来做法式,叫做开光。没有开光的是不灵的,所以在舞龙灯之前一定要开光,开完光后,将草鞋烛点燃插进龙灯里,舞上几圈,然后是人声,锣鼓声,鞭炮声混杂在一起,热闹非凡,然后队伍浩浩荡荡的向庙宇开去。以前常去的庙宇有两个地方,一个是龙堰顶,一个是马坪寺,通常是轮流去。在庙宇敬完菩萨,再舞上几圈,当然免不的是放鞭炮,然后往回走,回到所在的地方时,差不多快黑了。
      记得年少时,舞龙灯要舞两个晚上,两个晚上都差不多快要天亮了才结束,整个晚上都是锣鼓声,鞭炮声及人们的呼叫声。整个小山村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。不知从何时起,人们对舞龙灯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那种热情了,渐渐的把每年的舞龙灯当成任务来完成了,时间也从原来的两个晚上缩断到现在的一个晚上,这些年来,每年都在12点左右就草草收场了,以前打锣打鼓抢不到手,现在是拿在手里就是一个晚上,没人来接,以前是全家出动,现在是多数围在家里看电视,即使外面是锣鼓喧天,有的人都懒得看一眼,或许是年年如此,厌烦了吧,也或许是人们的思想观念发生了转变了吧。
      前些年,每次家乡舞龙灯的时候,我都没有在家里,而今年,我有幸赶上了,原定于初九晚上的龙灯,由于下大雨,被迫中途停了下来,初十晚上继续舞。我是初十下午回去的,碰巧赶上了。天还没有黑,震天的锣鼓声就已经响起,人们又聚集在了一起,仿佛回到了从前,跟着龙灯队伍走家窜户,跟平时相见很少的父老乡亲相互打招呼,有时还窜进了多年未进入的人家里。要不是因为这一次的舞龙灯,有些家庭我可能这一辈子都难以再踏入。
    当年那些龙把手已经成为观众,当年的跟随在龙灯后面跑的小屁孩,显然成为了这次舞龙的主力军,一群群的小孩子跟在后面,依稀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,自己当年也不是像他们一样跟随在龙灯队伍里吗?这个晚上天气很争气,一扫往的阴冷,还依稀看到了几丝月光,在和他们的交淡中得知,好些年没有这样热闹过了,一是天气原因,二是人气原因,以前的这个时候,很多人都外出打工了,而今年,外出打工的人还不多,多数还等着舞了龙灯再出门,所以很热闹。临近11点,舞龙灯也差不多接近了尾声,今年的化龙安排在了河沟,去的人很多,有老人,有小孩子,热闹非凡,有人将剩余的草鞋烛插在了通往村寨的路旁,长长的,看起来非常壮观。在先生的念念有词下,这条龙灯在火海中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,人们也陆陆续续的往回赶,一路上都是人,热热闹闹。来年,我还要回去观看家乡的龙灯,去寻找已经丢失的童年的梦想,找回童年的我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