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村教师的博客

隐居于村野,遨游于网络,看时事变化,品百味人生,过清贫生活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0暑期凯里行(1)  

2010-07-21 12:33:12|  分类: 生活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凯里,黔东南洲首府,一直没有机会来这里,今年暑期,总算有了这样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 2010年7月19日下午,搭便车到南白,南白车站偶遇大学同学,他现就职于遵义钛厂,然后一同转乘南白到遵义的中巴车,由于我要赶到火车站买票,他也赶回去,所以在南门彼此别过后,我直达火车站。到过火车站时,已经是下午5点过钟,火车站里的人很多,还好,购票不是很挤,排了约10分钟的队,就购到了遵义到凯里的车票,这趟遵义到北京西站的K509次快速列车,始发于遵义站,发车时间是晚上22:11分,要20日凌晨4:45到达凯里站。时间还早,我到银杉路把药拿到下楼,正赶上下大雨,约20分钟后,雨小了一点,然后坐公交车到一兄弟家里,他也刚好下班,打电话给了他,他刚好还在路上,然后我们一起到了他家。

   我这位兄弟,比我小好几岁,也算是儿时间的玩伴,曾就读于湖南怀化机械学校,毕业后没有找到工作,后来要遵义学修车,由于他学的汽车专业,修车对于他来说,已经有了一定的理论基础,所以学起来比较快,短短几年时间,已经是修理店的把关师傅了,他一直想开个自己的店,无奈资金有限,只好寄人篱下,给别人打工。

  这次去,他母亲和他弟弟的孩子、他二姐及他二姐的孩子也在那里,他的房子买在南门关方向的,而他又在茅草铺上班,虽然已经装修好了,但在里面只住了一段时间,为了方便上班,他们一家三口又在茅草铺租了房,租的房子只有两间,这么多人在那里,显得很拥挤在他有吃完饭后。到了他家,他母亲们刚好吃完饭,饭菜还没有收,就只有我们俩吃饭,确实是有点饿了,菜虽然有点凉,但不影响我的胃口,我的饭量一向是很好的,今天他们好像知道有人要去似的,要是平时,饭肯定是要剩的,我那兄弟只吃了两碗,剩余的被我一个人合吃完了,弟媳还问我是不是没有吃饱,如果没有吃饱的话,还有绞子,其实我已经吃饱了,不可能还要煮绞子吃吧,况且是自己的兄弟家里,还讲什么理呢?

     记得10年多前,我刚好初中毕业,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渡河,步行去息烽温泉玩,然后到乌江一亲戚家,到时已经黑了,正赶上人家吃饭,吃的是剩饭,别人家也不知道会有人去,他家那点饭那里够我饿了一整天的,正值长身体的年轻人吃?不一会,锅里的饭就被我们三个吃了下精光,我倒时吃得差不多了,可我的一位朋友,在别人家吃饭显得好像有点拘束,慢慢的吃,等锅里的饭吃完了后,才吃了一碗,平时吃三、四碗的饭量,那点饭怎么够吃啊,况且还是早上在家里吃的,饿了一整天了。主人问他吃饱没有,其实他没吃饱,他硬说他吃饱了,我心里知道他是没吃饱。第二天回家的时候,他在路上说,其实他没吃饱,他饿得惨。所以,从那以后,我在哪里吃饭都不会讲理的,没吃饱就没有吃饱,何苦强说自己吃饱了,让自己的身体受罪呢?其实这都是讲理惹的祸。

      玩了一会,九点过点,我打车到火车站,到火车站时,约9点半左右,我已经近10年没有乘坐过火车了,下的士车时,天空还在下着雨,我赶紧进站,进站口需要检查身份证,我赶紧拿出身份证给工作人员检查,现在真是高科技啊,多年没乘坐过火车了,检查身份证的方式都已经改变了,他把身份证放在一个仪器上,你的信息就出来了,然后你就可以进站了,如果没身份证,也没关系,只须在车票上签上你的名字,照样可以进站。

     进站后,我在一楼张望,到处查找我要乘坐的这趟列车的信息,看了好几分钟也没有看到,后来,我才发现在上二楼的楼梯口的电子屏幕上提示乘坐K509次列车旅客请上二楼,急忙赶上二楼,原来三楼还有一个候车大厅,二楼的人比一楼更多,我四处搜索了一遍,发现K509次列车的检票口在最里面,这是最近要发的一趟车,所以这个检票口挤满了人,好久没有经历过这样了,看到拥挤的人群,我心里百感交集。01年,我们去深圳时,何尝不像是和他们一样到外面去寻找自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呢?而今天的我,和那些大多数的人不一样,我不是到外面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天地,可谓是心态不一样。检票时间一到,原来还不算很喧闹的候车厅顿时像掀翻了天一样,原本还算有序的队顿时乱了,人们不断的挤,我也随着流动的人群不断的向前挪动着自己的步子。检票口一过,人群不再显得拥挤,下了楼梯,转一个弯,就到了停靠K509次列车的2车道,我的座位在3号车箱,找到座位,把行李放在货架上,就坐在座位上休息,这节车箱的人并不多,座位并没有买完,把我对面的旅客说,这一节车箱平时只有10多人,今天还算是多的,可能有40多人吧,这一节车箱的人基本上都是在凯里下车,可谓是凯里专用车箱了。等到22:11,列车徐徐启动,窗外下着雨,除了车站里的灯光,还有远处零星的城市的灯光外,可谓是漆黑一片。

   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听到列车行进时发出的咔嗒咔嗒的声音了,这是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,这种咔嗒声把我带到了九年前的8月份。2001年8月1日,我从广州搭上了返回贵阳的火车,7月16日,和同寝室的几位室友一起到了中国南海边的城市——深圳,在那里度过了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半个月的时间,去是热热闹闹,而回来时却是我孤身一人,那次作出回来的决定,改变了我的生活,如果那一次坚持下去,我的命运,我的历史将重新改写。穿越时空,百感交集,人生就你这徐徐启动的列车,起点站一样,但终点并不一样,有的人坐到了终点为,而有些人却是在中途下车。

      列车行到南宫山,停留了约半个小时后继续前进,我喜欢乘坐火车,喜欢坐在车窗旁边观看列车外面的风景,九年前从广州返回贵阳时,30多个小时,除了晚上睡了会以外,白天几乎是在观看看窗外的风景,而这一次,恰逢晚上,窗外漆黑一片,只能是在心里想像着到了哪里了。列车从南宫山开出后,我就渐渐的进入了梦想,一路上,只听到列车员在报站,息峰、贵阳一路下来,到了福泉,在福泉站,同车的人说,下一站就是凯里了,这时我也不敢睡了,等着在凯里站下下车。

    4:45分,列车终于在凯里站停了下来,这是我的目的站,我随着人们下了火车,然后出了站。本想打算在候车室停留一会的,等天亮后再走的,一出站,就到了站外的广场上,这时天空下着毛毛细雨,广场上有很多出租车在招客。这个广场,比起遵义火车站的广场来说,要小得多,人也不算多,不像在遵义那样,至少我没有遇到问是否要住旅社的人,偶尔有出租车司机过来问是否要打车,其它的显得很安静,站外的餐馆仍然在营业,我站的路边的一棵树下,给岳父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他我已经下车了,本不想在这个时候打扰他老人家美梦的,但我是第一次来这里,也不知道他们住在哪里,所以还是打了电话叫他开车过来接我。约10多分钟后,他老人家开着他才买的小车过来接我了,我看到贵C牌照的,就知道是他的车,因为这里的车清一色的是贵H牌照,他的车才买不久,挂的遵义的牌照,他们来这里已经快两个月了,在凯峰市经营灯饰批发,这一次来,主要是给了整理点资料的。住的地方离车站还有一段距离,到过住的地主时,已经是5点过钟了,然后就是休息到第二天8点过钟才起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